廣東渝商
當前位置:   廣東渝商   >  渝商典范
馮國弟:以法治會 以德興會 以商養會 以會強商
2017-01-01 13:40:26

    郭德綱頭頂一勺子,我是頂一鍋蓋,把周圍的人逗樂的合不攏嘴,馮會長如是說。商會有這樣一位親民會長,實屬難得。他說,一個人,你的名字,你的行為,就像一品牌,我做人的準則是做個好人,做個正派的人,人好不好,則由別人去評說。

    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一個老商會,會長面臨的壓力是巨大的,做商會會長必須要有一個公益心,多為會員著想,會員們對商會并沒有必須的義務,因此,商會要對得起會員的支持,要帶領會員一起籌謀策劃做項目,多為會員謀福利。

                 

因未完成畫畫任務,被父親嚴厲處罰

有幾次因公事碰到馮會長,馮會長都會向大家展示他最新的包包圖案,那是他自己設計的。他喜愛畫畫,從兒時就開始了。從兒時到現在,他都一直堅持在畫畫,畫畫不僅是他生活中的精神休憩地,也是他事業上得力的小伙伴。

馮會長出生在重慶解放碑的一個普通工人家庭,父親在重慶松藻礦務局工作,母親在絲綢廠上班,家中有四姐弟,他排名老三,馮會長幾歲時便開始自己“亂涂亂畫”,到上小學的時候已經可以把景物畫的像模像樣了。馮會長回憶說,到了過年的時候,父母就會要求他給親戚們畫畫,那時候很少有人賣年畫,就算有價格也比較昂貴。有一年放寒假父親叫他畫山河堡水電站,對于讀四年級的小毛孩來說,畫那種山水畫是有很大難度的,加上過年時節,小孩子都喜歡出去玩,于是他半畫半玩,到了父親規定的時間里,他沒能完成任務。他以為父親不會拿他怎么樣,他像往常一樣出去玩,等回家的時候,父親臉色已經非常難看了,一根荊條放在旁邊,父親問他為什么沒有完成任務就出去玩,馮會長理直氣壯,絲毫沒有怕意,大聲說,一下子畫不出來了,就出去玩了一會兒,你讓我畫的太難了。父親看他還不認錯,二話不說拿起荊條,揪著他耳朵就是一頓毒打,嘴里還念叨著,我看你就是貪玩,讓你玩,讓你玩,還不愿意承認錯誤……馮會長說,現在想起來都是記憶猶新,父親很少生那么大氣。

對于父親來說,人要有一技之長,畫畫是一門技藝,而對當時的馮會長來說,畫畫只是他喜歡做的事情,他沒有想過要靠畫畫去獲得什么。

由于擅長畫畫,從上小學一直到上高中,老師都讓他負責出班級里的黑板報工作,到了高中時,他因為擅長畫畫而被解放碑那塊兒的人熟知了。

讀完高中后,適逢文化大革命,高考制度被廢止,上不了大學,政策規定要求下鄉。本來高中畢業后,馮會長應該像其他人一樣下鄉,但他沒有去,依舊堅持在家里畫畫。1977年,高考制度恢復,那時候他的朋友都去參加了高考,而他因為沒下鄉而不能參加高考。

不能上大學,又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只能呆在家畫畫,他覺得那樣的日子特別煎熬,正當他感到沮喪絕望時,他被當地一家國營塑料廠聘為廠里的設計師,這對不能上大學的他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消息,但是他一直沒有放棄上大學這個念頭,直到1982年,政策開始放寬,他才到四川美術學院的高級進修班進修工藝美術。馮會長說,由于工藝美術是一門新開的課程,當時美術學院的老師也都跟我們一起學,他們學了以后再去教學生,如今,與我當時入學的一批學生當中有幾個已經是四川美院的著名教授了,但我沒有選擇那條路,而是繼續留在了塑料廠工作。

1988年,馮會長辭去了塑料廠的工作,在一家百貨商場里擔任設計師,當時他在商場里設計包包,時尚前衛,風靡一時,在重慶解放碑的批發市場,很多人都是仿他設計的包包在賣。馮會長回憶說,那時候單位參加一些作品的展覽,大部分都會拿我的作品去參展。那時候,他在整個廠里都是非常有名氣的,話語之間無不透露著對那一段風光歲月的留戀。

 

堅決做自產自銷擁有自主權的廠長

在商場做了幾年設計師后,他看到了包包這個巨大的市場,自己工作了這么些年也有一些積蓄,加上他還會設計包包,對于整個包包的市場需求有足夠的了解,于是他辭職開始自己創業,自己修廠房,建工廠,創立了西化皮件廠,之前的工作經驗讓他能很精準地了解市場的需求是什么,他賣什么就火什么,生意比他設想的還要好,在皮件廠生意穩定了時,他開了個度假村酒店,還開了一個跟工程材料有關的公司,主要做工程材料,摩托車、汽車等零部件配套。那時候的他在別人眼中已經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富翁了,但他沒有停止奮斗的步伐。

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廣州作為外貿交易中心,從中他看到了商機,于是他來到了廣州,準備大干一番。

來到廣州以后,又是一個全新的世界,那里和解放碑不同,人生地不熟,稍有不慎,投出去的錢就可能打水漂。因此,在廣州,他采取保守投資,并沒有大刀闊斧地花費大量資金買廠房,開公司,而是租了一個檔口賣包包,而這個檔口卻帶給了出人意料的商機,由于貨真價實,時尚美觀,他的產品出口到歐洲、俄羅斯、日本、印尼、馬來西亞等多個國家。2年時間,他從一個私營檔口做到了一家上百人的工廠。

但好景不長,馮會長說,由于跟一個法國籍溫州華人合作,他們的需求量非常大,廠就完全被他們給壟斷了,都得按他們的要求做,利潤微薄,從自產自銷的工廠變成了別人的加工廠,失去了主動權。馮會長感到無能為力,由于當時自己在廣州已經有2個廠,他就把失去了自主權的廠打包賣給了溫州華僑,專心打理另外一個廠的生意,那就是現在的國帝皮具有限公司,

2004年,他開始把所有心思都轉移到了國帝皮具有限公司,有了之前的經驗,馮會長認為一定要把自主權和控制權握在自己拳頭里,做自己的品牌,不讓客人牽著自己的鼻子走,自產自銷,外單和內單兩條腿走路。

如今的國帝皮具公司,生產的“西華”、“戈雅”等皮具銷售網絡遍布全國各大中城市,并出口俄羅斯、歐洲、美國、東南亞、中東、中南美洲等幾十個國家和地區, 產品以時尚的外觀、精巧的手工、上乘的質量、和極富競爭力的價格深受海內外消費者的喜愛,“西華”和“戈雅”在國內外是信譽和質量的象征。

但是皮包公司作為一個傳統型的箱包行業,面對互聯網的沖擊時,馮會長的公司也做過電商,但是以失敗告終。

馮會長坦言,要努力升級轉型,跟上時代的步伐。

 

以法治會 以德興會 以商養會

2014年,馮會長接任了廣東省重慶商會的新一屆會長這一職位,他表示身上承受的壓力非常大,商會是一個商人聚集的平臺,里面藏龍臥虎,比我有能力的商人有很多,但是既然得到大家的支持,只能勇往直前了。

他說,我接手的是一個老商會,而不是一個新商會,歷史遺留的問題也非常多,商會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重整旗鼓,轉型升級,成為一個新時代里具有新氣象的新型商會,許多傳統的做法需要改變,制度需要更規范化,這是一項非常艱巨的任務。

目前的經濟形勢非常嚴峻,商會很多會員都是實體企業,即便是做互聯網這一塊的,也不好做,很多實體企業面臨倒閉的危險,碰上這樣的一個嚴寒時期,作為商會,如何幫助有困難的會員企業度過嚴冬,是商會面臨的一大難題。他說,商會里的資源是非常多的,商會如何整合資源,如何將隱形資產提煉出來變為現實,這是商會領導班子要做的事情。假如有適當的重資產,也要由廣大的會員來眾籌,投資。當然,這需要靠大家集體的智慧,并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

 接任會長這一職位以來,雖然面臨諸多壓力,馮會長依然對商會付出了很多精力和時間,他一上臺就給商會確定了“以法治會 以德興會 以商養會”的指導思想,在開會和活動時,他都會向領導和會員們講述這一指導思想的精神。通過將近1年的努力,馮會長沖破了層層迷霧和壓力,商會的走勢越來越好,大量年輕優秀的渝籍商業精英涌入,年齡分布也呈現年輕化的趨勢,與此同時,核心層正在商討建設中國重慶商會網以及渝樂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事宜,如果進展順利,對于商會每一個會員都是一個利好消息。

商會歷經11年風雨而屹立不倒,相信在馮會長的指導思想下,在核心領導層的群策群力下,在商會秘書處的配合下,商會的明天將會更加璀璨輝煌!

 

 

解讀

以法治會、以德興會、以商養會

以法治會:
依法治國是我國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一個國家要依照法律來治理國家,而不受任何個人意志的干預、阻礙或破壞,我商會要以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精神為契機,規范章程,確立“依法治會”新常態,做到明理守法、誠信經營、公平競爭,為渝粵兩地經濟社會發展作出更大貢獻。 


以德興會:
古語云,倉廩實而知禮節。在我國,講究法治和德治,法治與德治缺一不可,兩者并舉,才能刷新社會文明的新高度。商會在講究法治的同時也應高度重視德治的重要性,始終把會員道德教育作為商會建設的一件大事來抓,積極傳播正能量、弘揚社會正氣,提升商會的正能量,增強會員對商會的歸屬感、榮譽感、認同感。


以商養會:
商會是政府與企業、企業與企業之間的橋梁與紐帶,協調企業與政府的關系、服務商會各企業的發展是其使命。但隨著時代變遷,成員對商會的服務需求不斷增加,融資、投資、培訓、維權……對商會來說,沒有經濟實力,就談不上服務能力。
“以商養會”是一種好模式,并不是商會來做生意,而是讓會員在商會這個平臺上做生意。商會的服務不僅是為企業解決難題,比如融資、公關之類的直接服務,而且應該敞開這個平臺,發揮平臺的市場功能,使之成為經營的平臺,讓企業在其最擅長的平臺上做其最擅長的事、獲得最大的發展。

 

版權所有 廣東省重慶商會 @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08117971號 

地址:廣州市白云區白云大道南695號金鐘大廈201A廣東省重慶商會 電話:020-36284267、020-36284240、020-36284149 傳真:020-36284240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一定牛